500彩票,500彩票官网

第五十一章 讲法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诛仙诀 第五十一章 讲法
(读文学 wosai3g.com)    “讲法!”

    老者宣布完,便见位于主台之上的楼阁最高层,二庄主吕子梁踏步而出,直接来到了落日广场中央上空之地,一席白衣随风飞扬,好不潇洒。

    “这第一场,就由吕某先来。”

    吕子梁平静温和的声音响起,诸人纷纷望向他潇洒的身形,只见他凌虚而立,气定神闲,给人感觉如同一温润君子。事实上,吕子梁常年研读儒家经文,虽非正统的儒修,却也养成一身书生气,以文入道。

    当年的吕子梁便是落日山庄吕家一脉最优异的弟子,曾前往南晋都城参加文试,夺得状元。也在那个时候与年轻时的镇南侯沈庭结识,成为了忘年之交。但吕子梁并没有在南晋朝廷任职,而是返回了衡州仙家之地,争锋同辈修士,闯荡四方,在衡州留下许多事迹。直至多年前破入五境,才返回了落日山庄潜心修行。后来吕氏先辈退位,归隐祖地祠堂,他便顺理成章地登上了吕氏家主的位子,成为了落日山庄二庄主。

    “吕庄主请!”诸人纷纷恭请。

    之后,便见吕子梁袖手一挥,以雄浑真气在虚空凝画出一朵奇异的花朵,栩栩如生,似乎弥漫着异香,它的枝叶生满棘刺,就是花瓣上,都有许多尖细的利刺。模样很是怪异。且吕子梁只这一手以真气凝物的手段,便是令所有第三境之下的年轻弟子啧啧称奇,叹为天人。即便四境修士,都是由衷感叹对方的道法之高。

    “这是什么花?”有人开口询问,似乎从未见过这种花。顾离四人亦是如此,并不知道这是什么花,以前没有见过,在记载草木的古籍里都没有见过。

    “年轻的时候,我曾离开南岳,远游中土大夏王朝,在其境内的一座古老秘境之中遇到这株花,便深深的记了下来。”只听吕子梁缓缓讲解道:

    “这朵花,名为‘藜’它并非一株灵药,而是修成了妖体,是一株千年以上的妖花!也就是妖族。甚至已经修行到了化形的境界!当年和我一起闯入秘境的不少同辈,皆是被它杀死,并吸食了他们的血气和魂魄用来提升自己。当时若非一位强者出手,我怕是也已死在了它的手下。”

    诸人闻言纷纷色变,喟叹不已,这朵花,居然是妖族!而非灵药。难怪他们对其很陌生,根本没有见过。这世间妖族,众人熟知的大都是妖兽,对于一些其他的妖族,倒是没有那么熟悉和敏感。譬如各种植物这一类的妖,便了解不多,就是古籍上记载的,相对妖兽一类也是少之又少。

    当年二庄主吕子梁,居然差点陨落在这株“藜”花手中。可见这株妖花的强大。

    “藜有一法,可吞山河。”

    吕子梁继续道:“今日我要讲的,便是藜花和它的妖法,也算是教诸位年轻弟子认识一种妖族。我曾得到过一滴藜花精血,因此可以演化出藜花法,诸位请看!”

    话落吕子梁手印一变,施展法力,便见那朵画在虚空之中的藜花,陡然间放大了无数倍,巨大的虚影笼罩虚空,比一座在落日广场这里的山丘还要大。而后,诸人看见这株藜花,似乎逐渐的张开,并且无限张开,仿佛一只妖兽张大了血盆大口,要将整个虚空都吞噬下去。

    妖花虚影之间,一道道黑色的妖气不断升腾,化为吞噬之力,将整个空间的天地元气都是吞食干净!吕子梁袖手一挥,一块硕大的精铁出现在他手上,随后被仍到了藜花嘴中,便是瞬间消失,化为乌有!而后又有一颗巨大的古树,被吕子梁自乾坤袋中取出,扔了上去,亦是被藜花一口吃掉,连个渣子都不剩!

    此刻的藜花虚影,黑气蒸腾,仿佛一座黑洞般,来者不拒,可以吞噬一切。一时间,在场数千人都是看的目瞪口呆,相当震撼。这要是把他们仍进去,怕是也会被藜花瞬间吃掉。这藜花法,的确惊人!可以说是吕子梁的一大绝招。

    大妖之法,果真不同凡响!

    “长见识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的大妖之法!”顾离对着其他三人说道,神情也是极为震撼。牧沉闻言笑了笑,“我们不是也有鬼车精血嘛,那玩意我感觉比这藜花可要厉害多了,等日后成为大修行者,炼化鬼车精血,也可以演化出鬼车法!”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顾离摇头笑道:“实不相瞒,鬼车精血已经被我炼化了一滴,也没什么大用,权当淬炼体质了。”

    “什么?!”

    此言一处,牧沉和洛衣都有些惊讶,顾离居然炼化了鬼车精血!而且只是用来锻体,连修为都没有提升?这可真是暴殄天物啊!就不能留着以后用嘛!

    岑遥则是有些疑惑,他们怎么会有鬼车精血?洛衣便为其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而这个时候,吕子梁也收掉了虚空中巨大的藜花之法,藜花虚影便消失不见。原先刻画于那里的那朵藜花,都消失不见。唯有吕子梁,依旧一袭白衣而立。但他今日讲的法,对于在场的少年弟子的震撼,可谓极大。就是那些长者,都慨叹不已。毕竟大妖精血相当稀罕,他们可没用那么幸运,有那玩意。就是修为够了的人,也演化不出来。

    随后,吕子梁笑道:“修行一道,合适的功法最是重要,诸位年轻人须牢牢记住,万不可滥修。”这算是一句警戒。“今日我的法便是讲完了,接下来,希望各位带队长者,可以好好讲一下自己修行之法,也好对门下弟子有所启示。各位请随意!”说完,吕子梁身形一闪,返回了主台入座,将时间留给前来参会的各大势力的带队长者。

    “君子以文会友,以友会仁。今日诸位衡州同仁齐聚,江某斗胆讲法!”

    话落,一席白衣缓缓踏步走上了落日广场中央上空。白衣江左,正是之前那位飞雪阁的带队之人,一位读书人。

    “读书人讲究谦让礼数,江兄两次抢先,是否不妥?”

    这时候,有人似乎不悦这江左两次抢先的作为,开口询问,随后便见一位黑袍大汉,同样踏上了虚空。这人,竟是精武门的带队长者。名为牛大力,是一位武夫。与江左的身份最是相对。

    文武两道,读书人和武夫,自古就是相对,且多有不和。

    “这倒是有趣了。”

    “文武之法,委实有趣。”

    许多人纷纷一笑,看来这牛大力性子直,是看不爽江左的争先行为,有意如此。一时间,只见上空一黑一白两个中年人对峙,气场强大,且有些许古怪的气氛。

    “牛大力斗胆一试,不知江左兄可否先让一让?”牛大力不客气的开口。直视前方,磅礴气势倾泻而出,如同一座山岳浮空,镇压于斯。

    “此人的天地大势威压,怕是已有六重了!”

    “牛大力可是标准的武夫,战力之强,同境难寻敌手!”

    一时间,诸人皆被那股雄浑之气势所威压,感到虚空都是沉重不已,纷纷喟叹。

    “牛兄此言差异。”然而那江左并不想礼让,尤其是对这等蛮横无理的莽夫,眸子中闪过一抹寒芒,笑道:“论道大会,自然不同于以往,江某率先走出,也是因为各位稍迟一点罢了,可并非有意抢先。如今你既然也上来了,我们不妨来一次文武论道,也算新颖,岂不更好?”

    “善!”

    诸人闻言纷纷感兴趣地认同。想要看看这二人的道法相比,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来。就是那三位庄主都是纷纷点头,有些期待。文武二道,自古鼎盛,包含甚广,有文武庙鼎立世间,堪比三教。二者也是时常被世人一齐说道,可谓不分伯仲。尤其是世间王朝和诸国朝廷,官员都是分为文官和武官,可见二者的永恒相对。

    “既如此,那便请吧!”牛大力闻言没有拖沓推辞,直接应下。

    “好。”江左朗声一应,浑身真气开始升腾,随后朝天一指,在虚空中直接刻画大字,诵写经文。片刻之间,一行闪耀着神华的金色大字,便横空出世,立于虚空,弥漫出惊人的法力真意。

    “醉里挑灯看剑!”

    “这是江左修行的上流文学,破阵子!”

    下一刻,那六个大字运转起来,勾勒出一副豪迈的气概,使诸人真切感到苍凉边关,一个人喝醉了酒,于夜色之中挑灯练剑的神奇意境!继而六字变幻,不断飞舞组合,竟是化作了一柄长剑之状,直指牛大力而去。

    以字化剑!虽非真正的剑修,但有剑意!

    “哼!”牛大力冷哼一声,声音粗壮如雷,无惧斩来的六字长剑,向着前方的虚空平静轰出了一拳。一拳之下,似有千军万马奔腾,力可摧城!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厚沉之极的霸道威力,不可抗拒。

    武夫出手,只一拳,便有山河破碎之意!

    江左修行上流文学,但牛大力也不差,作为精武门的大人物,也修行了上流武学!一拳出,可崩山。若非此刻只是讲法,与江左以法意对抗,否则真正出手,足以一拳打穿虚空!

    这一拳击出,诸人只见一道黄金拳印不断的在虚空之中放大,法力炽盛,与袭杀而来的六字剑轰然相撞。

    似有一声破碎之音响起,那柄六字长剑,在刚猛霸道的拳力之下,一截一截的断裂,而对方的黄金拳印,亦是出现许多裂痕!下一刻,二者同时破碎,化为漫天光雨,消失不见。

    但见这时,江左周身书生气弥天,仿佛凝炼出一篇经文一般,围绕着他飞舞旋转。而牛大力,简单霸道,浑身武力涛涛,如同江河倾流而出,大势威压极强。

    这一幕对于顾离等人以及在场的年轻弟子的震撼,亦是不轻。这二人的功法,甚为奇妙,但都具备强大无匹的战力。是他们无法想象的法力!

    “精彩!”

    有大人物鼓掌赞誉,许多弟子皆是热血沸腾,内心对于力量的渴望,愈加沉厚!尤其是飞雪阁和精武门的弟子,见到门内大人物的功法,激动不已,得到了不少启示,甚至开始触摸自己修行功法的真意。读文学 wosai3g.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诛仙诀》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诛仙诀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诛仙诀》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