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彩票,500彩票官网

正文卷 第四十章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证案警史正文卷 第四十章
(读文学 wosai3g.com)    李默文小心翼翼的走上二楼的时候,走廊里一架手推车就朝他迎面而来,差点撞个满怀。

    李默文赶紧让开,那人说了声对不起也立马离开了。

    李默文越想越不对劲,他看了眼时间,现在是晚上十点多,按理说这个点不是打扫卫生的时间,那为什么……

    “不好!又上当了!”李默文气急败坏的低吼了一声。

    他一边打通薄繁电话,边跑边说:“老大,事情不妙,许晚可能已经被人带走了。”

    “什么?”薄繁一激灵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就快步走了出去。

    余长曦所在的那间房门紧紧关闭着,李默文敲了好一阵子的门也没人应声,他后退几步猛的往门上一撞,门被他暴力打开了。

    房间里的床上躺着一个人,那人被被子盖住了脸,李默文一把掀开被子,发现里面躺着的正是李明秋,他气的抬腿就是一脚,而李明秋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伸手探了探鼻息,发现他只是晕了过去而已。

    他让人看好李明秋,然后自己追了出去。

    他大致辨别了一下方向,然后追了去,在垃圾桶旁边看到了那个被遗弃的手推车,他知道这个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只能给袁文源打电话寻求帮助。

    黑暗狭长的巷子里,一个扛着用旧床单裹着的人形物体缓缓前行,他起初还是健步如飞,不过百里路程,他就已经是气喘如牛了。

    他不由得感叹一声:“老了,不中用了。”

    巷子里十分狭窄黑暗,路灯被几个顽皮的熊孩子用石子砸坏了,一直没人来修,唯一还在坚强工作的那盏路灯也因为时间太久而闪闪烁烁发出微弱的光,显得有几分阴森恐怖。

    这里属于城乡结合部,鱼龙混杂,是这座城里唯一一个有身份地位的人不愿踏足半步,有点资产的小康之家不会因为房租便宜来这里居住的地方。

    生活在这里的人大多都是一些入不敷出的家庭,他们生活拮据,这个点还在加班加点的玩命苦干,所以男人一点也不担心有人会发现他。

    于他而言,在这里唯一的好处就是房东除非必要,从来都不会主动要求租户提醒身份信息,你给钱他就把房租给你,从不过问来历。

    想到这里,男人又提高了兴致,他快步向前走去,黑暗里如同一只夜猫。

    宠物店门外有一满脸大胡子的老汉坐在躺椅上悠哉悠哉的摇着蒲扇,他的身旁还放着一张矮桌,桌上放着一壶茶,一个茶杯,嘴里哼着听不出调子的歌。

    年轻的员工一脸的愤愤不平,这老板要是只是不爱说话也就罢了,关键别人跟他讲话他还爱答不理的样子,像是别人欠了他几百万的钱一样,活活丢了好几单生意。

    他时常在想,要是老板再年轻一点,长得好看一点,嘴巴再甜一点,是不是就可以吸引更多的年轻姑娘驻足,为了他兴许还会勉强买上一只两只的小猫小狗,但想象终归只是想象。

    老板还是那副不修边幅的样子,坐在门口躺椅上心情大好。

    年轻的员工这下子也不想认真工作了,他苦口婆心劝进店来的人买一只小可爱回家,结果老板尽给他拆台了。

    他也搬了张小板凳小跑出去挨着老板坐下,拿起老板的茶壶仰头就给自己灌了一口,等他把茶壶里的茶水喝得一滴不剩的时候,他这才心满意足的放下茶壶。

    老板一脸肉疼的看了他好几眼,他权当是没看到。

    年轻员工双手托腮,扭头看着老板那张饱经沧桑的脸,他一脸郁闷的问道:“老板,刚刚那个姑娘明明就是想把小十七买走的,你为什么不同意啊?”

    他们店里的每一只小动物都用出生时间做了编号,又按照年龄大小取了和不太雅的小名。

    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充满神秘色彩的老板,一老一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老板并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他把蒲扇直接盖在了脸上装睡,胆大的年轻员工一把拿开了那把用于掩耳盗铃的蒲扇,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自家老板,像是老板不回答他这个问题他就能看他一晚上一样。

    老板这下子也没辙了,知道拗不过这个神经大条但遇到问题又很是孜孜不倦的年轻人,他只能浪费口水给他解释道:“你没看到那姑娘的男朋友一脸不乐意吗?要是姑娘是个性子软糯的,今晚我们把小十七卖出去,明天就能看到垃圾桶旁边会多出一只长得跟小十七一模一样的流浪猫,你信不信?我是穷了一点,但屋子里那群小家伙绝对不是我拿来赚钱的工具,没有一个好归属,就算是一百万我也不会卖。”

    老板就是这么倔强,年轻员工觉得自己错怪了老板,看来贪图小利的人是他才对,老板的格局就是大。

    年轻员工马屁吹的震天响,又是给老板揉肩又是捏背捶腿的,脸上一直带着讨好的笑。

    李默文赶回来的时候恰好看到了这一幕,看到老板依旧是悠哉悠哉的坐在躺椅上闭目养神,他觉得很是奇怪,他的身份已经暴露了,难道都不逃的吗?

    难道那个人不是他?

    那他在巷子里看到的那个穿着外卖员服饰的,几乎与老板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又是谁?

    他不动声色的靠近,年轻员工余光刚好扫到了他,年轻人直冲他笑着打招呼:“李哥,你去哪儿了?快过来坐。”

    李默文也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走了过去坐在了年轻员工搬出来的小矮凳上,他试探着问道:“我刚刚本来打算出去吃宵夜,但走到巷子口的时候看到了老板,所以就没去了。”

    年轻员工停下了给老板按摩的动作,他挠了挠毛茸茸的后脑勺,一脸疑惑不解的问道:“李哥,你是不是看错了?老板一直都在这里看星星啊。”

    李默文一惊,难道他真的是认错人了?那他看到的那个人又是谁?

    遭了!中计了!

    这么浅显的调虎离山之计他居然没有发现,他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神色自若的老板,他笑着说道:“那可能真的是认错了吧。”

    年轻员工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指了指一言不发的老板,忍不住嘲讽到:“李哥,你看咱老板这副尊容,一走出去像不像一个流浪汉?你可能是把路边某个要饭的乞丐错认成了老板,不过没关系,你再给老板一个破碗还真像那么回事!”

    年轻员工越想越开心,捂着肚子笑的前仰后翻。

    袁文源根据李默文提供的外貌信息几乎把这座城市里的监控都翻了个遍,终于找到了一个与李默文说的相符的人。

    那个人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色T恤,但一点儿也不修边幅,一条花里胡哨的沙滩裤,脚踩一双人字拖,走起路来还缩头缩脑的,显得十分猥琐。

    但他身上连个袋子都没有,又怎么藏住一个大活人呢?难道又不是他?

    但他的样子很是奇怪,一直左右张望在躲着什么,还时不时的抬头看上一眼,是在躲监控。

    他前进又后退了几步距离,最后几乎是贴着墙面走了,但还是无果,监控还是拍下了他。

    李默文把这段监控截下来反复看了好几遍,只有他是最符合条件的,但他又一点也不像是带走了“许晚”的人,袁文源疑惑的看着他出神。

    薄繁开着车心急如焚,他只能通过袁文源和李默文那边传来的信息大致判断一个方向,余长曦失踪了,他的B计划也失败了。

    当初设定计划的时候明明就想好了所有的退路,按理说不应该失败才对,但现实就是这样无情,狠狠地抽了他一巴掌。

    他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转,毫无目的。

    黑暗里,一双饿狼一样怨毒的眼睛正虎视眈眈的盯着那个还在熟睡中毫无防备的女孩,像是在看着一箱子真金白银。

    躺在床上的人其实早就醒了,但她并没有吭声,她知道这个时候一旦她发出一点声响,那把手枪随时都有可能再次抵在她的脑门上。

    “醒了就起来,我的耐心没那么好。”

    声音沙哑的男人开了口,余长曦也就不装了,她睁开眼睛四周一片黑暗。

    她并没有着急坐起来,也没有急着开口,只是沉默着与他对峙。

    男人很享受这种感觉,这种人才会引起他的征服欲望。

    “你的聪明又救了你一命。”男人呵呵笑了一声,“如果你不自量力想知道我是谁,那么,我极有可能会忍不住再次掏出我的那把枪。”

    “你是谁?”

    出乎男人意料,余长曦故意往他枪口上撞。

    男人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床前,想幽灵一样掏出手枪抵在了余长曦脑门上,“这可就不乖了,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余长曦无所畏惧的撇了撇嘴,黑暗里,那双眼睛清亮无比,她缓缓开口说道:“我活着,你桌上才会有谈判的筹码,我若不能完好无损的离开这里,你必死无疑,所以你不仅不会杀我,还会好好的照顾我。”读文学 wosai3g.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证案警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证案警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证案警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