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彩票,500彩票官网

正文卷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大追杀(超长二合一)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网游之全民领主正文卷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大追杀(超长二合一)
(读文学 wosai3g.com)    “想要杀掉我帖木儿,哪有那么容易!即使战败,仍然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帖木儿败退,部分怯薛军、蒙古骑兵跟随帖木儿左右。

    进攻失利,五帝联军利用骑兵的机动力撤退,后方是追杀的汉军骑兵,几十万骑兵拉开浩大的追击战。

    帖木儿的骑兵只能跟随他们的主将向北边,即西伯利亚的方向撤退。

    这些骑兵已经认可帖木儿。

    在南边,一支骑兵追杀而来!

    这支骑兵全部装备白色战马,犹如白色的浪潮。

    白马将军公孙瓒率领一队白马义从,全力追杀帖木儿的骑兵!

    公孙瓒具有提升对游牧文明伤害的能力,白马义从紧随公孙瓒之后,擅长骑射的白马义从动用角弓,向帖木儿的骑兵射箭。

    “后方有一支骑兵追击,人数大约只有两千!”

    “杀回去!”

    帖木儿被公孙瓒惹怒。

    公孙瓒暂时属于漠南军团,主帅燕太子也参与追杀,落在后方。

    “公孙瓒过于冒进!”

    燕太子在发现公孙瓒消失,估计追到了前面。

    五帝联军虽然向北方后撤,但还没有彻底崩溃,有能力组织反扑,任何一支骑兵都可能会反咬一口。

    “李牧,你和赵括率领轻骑兵,向北追击一百二十里!”

    燕太子让李牧去追上公孙瓒。

    几十万人的大战,广袤的大漠,到处都是骑兵和牛羊,根本无法分辨具体的人物和部队。各支骑兵目前的状态是,基本上一方在逃,一方在追,只要发现不是同一阵营的骑兵,一旦遇见,很快就会爆发大战。

    “赵括,跟上!”

    “是!”

    李牧带着赵括前去追敌。

    赵括是赵国名将赵奢之子,赵奢认为自己的能力不及李牧,于是将赵括交给李牧带领,希望可以让赵括改变“纸上谈兵”的负面特性。

    战马驰骋,即使是追杀敌人,也有可能面对对方的反扑,因此充满危险。赵括发现参与这次龙城大战的统帅和武将,能力超过他之人数不胜数,甚至他的父亲赵奢都无法与这些人物相比。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狂暴后的瓦兰吉卫队在屠戮上千名长子军以后,体力迅速消耗,狂暴状态消失,很快战力快速下降。

    穆桂英率领步人甲战卒,救下狂暴状态结束后的瓦兰吉卫队,防止瓦兰吉卫队全军覆没。

    这也是瓦兰吉卫队临时提升战斗力所付出的代价——体力耗尽以后,维京狂战士的能力会急转直下,等待对方屠戮。

    维京王哈拉尔倒在地上,气喘吁吁,布满血丝的眼球恢复正常,武力临时下降15点,基本上和二三流武将没有什么区别。

    “这群人狂暴以后,估计我的步兵会被撕碎。”

    穆桂英也不怎么愿意与维京文明的顶级兵种战斗,狂暴状态下的瓦兰吉卫队已经可以硬撼同等数量的怯薛军。

    怯薛军相比于瓦兰吉卫队的优势,在于数量上限,以及机动力。

    步卒和弓箭手快速清扫整个战场,而各支骑兵已经上去追杀,霍清率领部分守军出来帮忙清扫战场。

    “对方的长子军溃败,不过左翼和右翼还没有完全大败,他们主动撤退……这次追击,可能会演变成持续两三日的大战。”

    穆桂英和梁红玉留下,她们还要保护漠北龙城。

    骑兵在漠北横行无阻,败退的骑兵有可能会进行迂回,袭击漠北龙城。

    “消灭长子军!”

    叶卡捷琳娜拔出佩剑,直指前方,亲自带领一队哥萨克骑兵追杀拔都的长子军。

    虽然经常在楚天的床上吃亏,但她作为未来的沙俄女皇,也擅长骑兵作战。

    哥萨克骑兵以及前来汇合的波兰翼骑兵组成她的骑兵部队,哥萨克传奇英雄赫梅利尼茨基(乌克兰哥萨克起义军首领)和波兰翼骑兵英雄巴托里,纵马驰骋。

    拔都的长子军不时反扑,仍然被叶卡捷琳娜击败。

    长子军不敢过多与哥萨克骑兵、波兰翼骑兵纠缠,因为太史慈的虎贲军正在后方,随时可能追上,只不过重骑兵的速度与哥萨克骑兵有所差距。

    哥萨克骑兵的速度极快,咬着长子军,不让长子军有机会逃亡。

    拔都带着几十个金帐汗国的千夫长、万夫长,面对后方骑兵的追击,下达命令:“以万户为一路,千户为单位,分兵撤退至贝加尔湖!”

    前方数万金帐汗国骑兵突然兵分几路,每一路骑兵又相互拉大距离。

    叶卡捷琳娜一时间也无法分辨金帐汗国的统帅拔都混在哪一路骑兵之中。

    金帐汗国全部配置战马,逃亡时,让叶卡捷琳娜难以捕捉俘虏。

    这也是游牧文明让人头疼的地方,所以很多时候,农耕帝国前去讨伐,俘虏的一般都是牛羊或者一些留在部落里的人口,而很少可以俘虏其骑兵。

    叶卡捷琳娜没有分兵,带着骑兵追击其中一路,防备被对方分散兵力后反杀。

    “我们追杀另外一路!”

    太史慈认为叶卡捷琳娜足以对付任何一路骑兵,为了扩大战果,于是率领虎贲军去追杀另一个万户。

    战鹰在空中翱翔,拍打着翅膀,不时有羽毛从空中飘落。从苍穹之上鸟瞰,大概有几十支骑兵部队在纠缠和混战,各个军团勉强能够分辨敌我,至于斩获,全靠实力和运气。

    “兵力太多!”

    楚天带上花木兰和铁鹰斥候,发现即使追杀敌军时也一片混乱,战鹰难以分清楚各个骑兵的所属,只能确定哪个方向有敌人的大量骑兵。

    “那是……汉军的主将?!”

    一支溃败的探马赤骑兵目睹楚天等人在环顾战场,突袭而来,想要趁机突袭楚天,将其斩杀!

    数百人的探马赤发起冲锋,为首的探马赤先锋按察儿手握一根长矛,已经可以想象长矛刺穿看似汉军主将的头领的甲胄。

    下一刻,典韦和五百虎卫挡在楚天一行人面前,组成铜墙铁壁!

    典韦犹如铁塔般站在五百虎卫最前方,手持十余支小戟。

    “此人……在做什么?!”

    探马赤武将看到一员虎背熊腰的汉军武将拦路,也不用盾牌,只是握着十余支短戟,于是恶向胆边生,长矛率先刺向典韦!

    锋利的矛刃流溢寒光,探马赤武将按察儿对自己的一击,势在必得!

    双方距离不到十步!

    典韦此时,掷出十余支短戟!

    “唔……”

    按察儿看向自己的腹部,一支短戟没入其中,破开了扎甲的防御!

    与按察儿在同一时间被典韦以特殊方式击杀的探马赤,有十一骑!

    按察儿轰然倒地,疾驰的战马下意识避开五百虎卫组成的铜墙铁壁。

    典韦伸出粗壮的手臂,扯住马尾,硬生生将战马扯了回来!

    探马赤先锋之一的按察儿的战马,成为了典韦的战利品!

    剩下的探马赤骑兵见主将被杀,一哄而散,四处逃亡,花木兰接连射杀数人。

    “主公,似乎是一匹王级战马。”

    典韦将战马拖到楚天面前,强悍无比。

    “……”

    楚天看到战马的眼神充满绝望。

    王级以上的战马一般都有些通晓人性,这匹王级战马似乎畏惧于典韦的武力,并不敢动。

    典韦硬是将其拖回来,吓到了这匹可怜的战马。

    “既然是你俘虏的战马,那么就是你的战利品,归你所有了。”

    楚天拥有战马绝影,已经看不起王级的战马,这就相当于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这个探马赤武将似乎也是一个人物,可惜了。”

    楚天发现典韦出手过于鲁莽,直接将对方击杀,否则留下来,还是一个实用的英雄。

    铁鹰斥候可以从前期一直用到后期,既可当做是作战的高阶轻骑兵,又可视为斥候骑兵使用,实用性不亚于七阶、八阶轻骑。

    探马赤与铁鹰斥候的价值相差无几

    “继续追杀,说不定还可以留下什么人物。不过一定要小心,否则说不定会遭到反扑和突袭。”

    楚天见战场混乱,双方的骑兵之间有可能存在类似刚才数百人的散兵游勇,于是要求自己和花木兰等人,小心为上。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两千余白马义从骑兵跟随公孙瓒拼死力战,四面八方都是帖木儿的蒙古骑兵,其中还有部分是高阶的怯薛军!

    作为征服者之一的帖木儿被公孙瓒惹怒,回头包围公孙瓒,亲自率领怯薛军突入白马义从之中!

    白马义从遭到怯薛军的降维打击,虽然前赴后继,不畏生死,但帖木儿的怯薛军还是切入了白马义从之中,势如破竹!

    白马义从仅仅纵横辽西,而怯薛军是世界范围的顶级兵种,帖木儿的地位比公孙瓒更高!

    公孙瓒冒进,已经没有退路,数万反扑的蒙古骑兵对其进行围剿,层层包围。

    长枪横扫,公孙瓒奋力斩杀几个怯薛军骑兵。

    每一个怯薛军骑兵,至少相当于糜芳等武将的水平,所以,当怯薛军骑兵的人数一多,公孙瓒相当于与上千个三四流武将交战!

    “杀死他!”

    帖木儿的胸口憋着怒火。

    中路军的统帅拔都和速不台率先失败,反而导致左翼、右翼的骑兵要配合撤退。

    莫斯科大公国的叶卡捷琳娜派出特殊兵种相助,倒是让帖木儿等人猝不及防,导致交战失利。

    即使在败走时,帖木儿也在想着如何翻盘或者重创敌人,公孙瓒贸然追上来,已经是小看了帖木儿。

    帖木儿完全是骑兵部队,在败走时,凭借其重整军势的特性,仍然可以召集兵力反击。

    鲜血染红公孙瓒的白马,拥有80多武力的公孙瓒奋力拼杀,伤势越来越严重。

    公孙瓒身边的白马义从数量越战越少,只剩下不到百骑!

    上次如此危险,还是公孙瓒惹怒了神箭哲别。

    “将军,有一支汉军骑兵从南边出现!”

    帖木儿下意识地看向南边的地平线,沙尘滚滚,果然有一队汉军骑兵追上了公孙瓒。

    从沙尘的规模来看,到来的汉军骑兵不下于万人,其后方可能会有更多骑兵。

    “撤退!”

    帖木儿凭借本能下达退兵的命令,防止被汉军拖延。

    公孙瓒身边的白马义从只剩下了二三十人。

    就在公孙瓒以及幸存的白马义从骑兵以为即将安全时,帖木儿向周围的怯薛军骑兵使了一个眼神,上百个殿后的怯薛军骑兵回身射箭,上百支破空而来的箭矢覆盖幸存的骑兵!

    帖木儿的箭射穿公孙瓒的咽喉,然后收起弓箭,率领骑兵扬长而去。

    白马将军公孙瓒阵亡。

    白马义从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七个骑兵,看着战场上阵亡的同伴,一片死寂。

    李牧、赵括追上白马义从时,所见的只是满地的尸体和无主的战马。除了战死的白马义从,还有怯薛军骑兵、蒙古骑兵、中亚骑兵的尸首。公孙瓒在临时前,击杀了不少敌骑。

    “白马义从骑兵的速度比一般的轻骑兵速度更快,但速度太快,让公孙瓒孤军深入……”

    李牧翻身下马,查看公孙瓒的伤势,公孙瓒盔甲上的鲜血变得粘稠、凝固,没了气息。

    赵括目睹惨烈的战场,全身在无法控制地颤抖。对面的敌人作为开国皇帝级别的人物,犹如野狐般狡猾,一不小心,即使己方占据优势,也有可能会被反杀。

    如果他赵括跟随的不是李牧这样谨慎的名将,而是跟随公孙瓒,那么此时全军覆没的骑兵之中,就有他赵括这么一号人物。

    公孙瓒的腰间挂着一块招募白马义从的兵符。

    李牧取下兵符:“这块兵符,交给燕太子。我们前去追赶,不管对面是何等人物,我们也要报仇。”

    李牧留下一小队骑兵,继续带着赵边骑上前追击帖木儿。

    除了主战场容易叠加全军光环、兵书、辅助特性等加成以外,单独追敌时,各支骑兵对应的是各自主将的加成。

    公孙瓒的白马义从追击太快,已经离开李牧的视野之外,适用公孙瓒的加成,被特性和兵种更强大的帖木儿反击,全军覆没。

    如果只是统帅军团对决,李牧未必会弱于帖木儿。

    燕太子、狄青统帅其余漠南军团的骑兵到来,与李牧留下来的一小队骑兵汇合,当他得知公孙瓒战死,不禁死寂无声。

    公孙瓒是他的结拜兄弟,而这个武将,竟然在追杀敌人时阵亡。

    “杀害义兄的是何人?”

    “不知。”

    “随我追杀之!”

    燕太子收下白马义从的兵符,令人掩埋公孙瓒等人,同时亲自带领一队骑兵前去追杀!

    公孙瓒之死,让燕太子的胸膛中堵着一股无名火,需要找到射杀公孙瓒的敌人,进行疯狂的报复!

    一队轻骑兵疾驰,马蹄践踏野草,留下马蹄印,与公孙瓒一样杀在最前方的还有飞将军李广!

    不过李广在混战中无法分清楚方向。

    本来李广与陈庆之、薛仁贵、赵云的白袍军团在追杀速不台和木华黎,不过追着追着,变成了追杀辽国的骑兵。

    “反正都是敌人!”

    李广也不顾那么多,只要眼前的是敌人,那么就可以上前射杀!

    角弓在李广手中变形,一道道流光射出,接连射杀数十辽国皮室军骑兵,一直到李广箭囊之中的所有箭矢消耗殆尽。

    “将军!”

    一个汉军骑兵将自己的箭囊甩给李广,李广得以继续使用弓箭。

    限制李广的不是臂力,而是箭矢的数量!

    “嗯?你想要与我抢功?”

    扬州军的猛将萧摩柯奉命追杀耶律阿保机,发现李广莫名其妙跑到了自己这一边,不由皱眉。

    “各凭本事!”

    李广不甘示弱。

    “如不是主公有令,不得惹是生非,今日必定与你一较高下!”

    萧摩柯大怒,率领本部骑兵加快追击。

    “超过他们!”

    李广也被萧摩柯惹怒,两支骑兵公然较劲,在大草原上疾驰。

    辽国骑兵且战且退,以轻骑兵为主,想要撤退,还不算困难。

    “敌军冒进,或许可以杀之。”

    萧绰与一群辽国武将也不是善茬,发现李广和萧摩柯两个有些鲁莽的武将逐渐与北府军、江东军脱离,敏锐地意识到这是反杀两个猛将的机会。

    “继续引诱其追来。”

    萧绰还在耐心地等待时机。

    李广、萧摩柯两支骑兵,各自拥有三四千人,已经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不过他们还没有意识到,对面的武将除了武力不及他们,统帅值高于他们之人,至少有十人以上。

    “萧摩柯过于冒进,立即将其召回!”

    参与追击的铜雀发觉萧摩柯犯了兵家大忌,于是立即派遣轻骑兵,召回萧摩柯。

    萧摩柯的骑兵快随突进,与李广的比拼导致二人有些失去理智,铜雀再进行召回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在前方,攀比的萧摩柯、李广遭到辽军反扑,皮室军、属珊军、渤海军等辽国的特色兵种猛烈反击萧摩柯、李广,数万骑兵回身作战,耶律休哥、耶律斜轸、萧挞凛等辽国武将参与大战!

    耶律阿保机甚至亲自上阵督战!

    辽国在嗅到反击的机会以后,立即动用群狼战术,想要在撤退途中击杀萧摩柯、李广!

    萧摩柯和李广二人也意识到自己为了与对方较劲,而误入辽军的包围。

    然而此时二人已经没有时间反思,他们与不断压迫过来的辽国骑兵大战!

    李广连射二十三支箭,至少有二十个高阶骑兵倒在他的箭下,当他下意识地抓向箭囊时,箭囊之中只剩下一支破甲箭。

    李广本来要动用最后一支箭,但稍作犹豫,又放弃了这一个念头,而是拔出一把王级品质的环首刀,与辽兵贴身肉搏!

    萧摩柯握着一根马槊,横扫四方,近战比李广还要凶猛,带着骑兵在辽军之中冲杀,直指辽军帅旗所在!

    李广也看到了辽军帅旗,和萧摩柯一样,李广也率领自己的骑兵向辽军帅旗突击!

    猛将的作用,在于斩首!

    两员五虎将级别的猛将联手突击,骑兵凶猛,辽国的精锐皮室军被利刃切开,萧摩柯和李广逼近辽军帅旗!

    突然,辽军帅旗倒下,而在另一个方向,竖起第二面帅旗,指挥辽军进攻!

    “陷阱……!”

    萧摩柯和李广突进至原来帅旗所在,辽军主帅已经不见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队辽军神射手!

    几百道流光射向萧摩柯和李广!

    李广手中的大刀狂舞,击飞覆盖他的乱箭,而萧摩柯挥动马槊,同样击飞来箭。

    李广和萧摩柯带来的士兵缺少他们主将的武力,不少人被乱箭射杀!

    萧摩柯青筋暴起,杀入辽军神射手之中,掀起腥风血雨!

    “原来追击而来的是汉军的猛将?虽然他们的武力十分惊人,连埋伏的神射手都没能取走他们的性命,但只要全力围剿,耗尽其体力,想必应该可以将其击杀。”

    萧绰指挥这一场反击,李广、萧摩柯武力倒是有了,但面对数倍于自己的辽军骑兵,也会和当初杨业一样,被辽军俘虏。

    “萧绰,我们这一支大军,该何去何从?难道要与蒙古人一同行动?”

    耶律阿保机在龙城大战失利以后,围困两个汉军猛将,即将取得战果,却愁眉不展,因为辽国的处境仍然没有任何的改善。

    他们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跟随拔都、帖木儿、速不台等人行动,还有一个选择是回到科尔沁草原,在汉帝国诸侯楚天以及明关之间夹缝存生,结交一方,对抗另一方,再伺机做大。

    “私以为……”

    萧绰正要回答辽王耶律阿保机的提问,她的美眸突然看向东边,瞳孔稍微放大。

    帖木儿的骑兵正在向辽军所在的方向靠近,而在帖木儿后方,还有追杀而来的李牧、赵括!

    “该死,他在这个时候将汉军骑兵引来做什么!”

    萧绰眼见大军耗尽李广、萧摩柯的体力,斩杀两员汉军猛将在即,帖木儿在不经意间将李牧引来,导致功亏一篑!

    这种情况下,已经不适合围攻李广和萧摩柯。

    帖木儿不知道辽军正在围攻两员汉军猛将,只是想要与耶律阿保机、萧绰的辽军一起对付李牧,只不过忽略了铜雀的北府军、孙坚的江东军,也在追击辽军。

    这样下去会爆发四个军团之间的混战!

    “撤……兵!”

    耶律阿保机也有些怨恨,但木已成舟,只能带着辽军继续北逃。

    李广、萧摩柯得以突围而出。

    “险些被这群辽兵所杀,继续追杀!”

    李广鲜血淋漓,再次追杀辽军。

    萧摩柯与李广相似,被辽军惹怒,纵马跟上。

    这一次辽军没有反扑的意思,因为经过这么一耽搁,北府军和江东军逐渐接近辽军。

    李牧军团咬着帖木儿的骑兵,帖木儿不时回头与李牧交战,却没有取得和面对公孙瓒时候的战功。

    李牧不是公孙瓒。

    帖木儿知道了李牧的厉害以后,想要利用辽军,在撤退时,击杀李牧,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到来,似乎破坏了萧绰的部署。

    扬州军和漠南军汇合,中间还夹杂着李广这一支不速之客。

    辽国军被帖木儿无意间坑了一把,骑兵越打越松散,不得不分开逃命。

    龙城决战时,双方仅仅分成两个阵营,后来追杀时,变成几十支骑兵部队,现在更加松散,游牧文明化整为零,数千人、上万人分开逃亡。

    “这是辽军的骑兵……”

    在各支军团扫荡过后,楚天带领铁鹰斥候随后跟上,发现了辽国骑兵的踪迹。

    楚天这一支骑兵在途中也有不少斩获,击杀探马赤先锋大将按察儿,以及几个金国武将,甚至没有时间分辨他们的姓名。

    按照楚天原本的设想,汉军追杀两三百里以后就该收兵。只要霸占漠北龙城,从关内调兵,平推漠北不是难事。但此时双方已经陷入疯狂,即使在追击途中仍然不断爆发大战,导致双方都有武将阵亡。

    公孙瓒、按察儿,还有许多二三流的武将于追击战之中战死。

    蒙古帝国的千夫长和万夫长,已经相当于二三流武将的水平,万夫长的面板,也不比公孙瓒逊色太多。

    这一战阵亡的千夫长、万夫长,多达二、三十人。

    “完全乱了,既然如此,那就继续追杀。”

    楚天利用战鹰,除了勉强联系到卫青、曹操、陈庆之几个主要的武将以外,其他骑兵武将为了追杀分兵的蒙古军,多数散开。

    兵力达到几十万人以后,没有即时通讯的方式,根本无法得心应手。

    很多时候,作为主将,在部队逐渐失控以后,只能下达最基本的指示,进攻或者撤退。接下来,就只能看统帅各支部队的将军的能力了。

    总体上而言,这次追杀,汉军还是占了便宜,俘虏了一批骑兵。

    卫青、陈庆之在狩猎速不台和木华黎,曹操在追击完颜阿骨打,有些军团在追击时,多次更换了目标。

    楚天与探马赤交战后,一路向北,倒是变成了追击辽军。

    大追杀持续到次日,辽军被迫分成十余支骑兵,每支骑兵只有几千人,分开逃亡。

    李广、萧摩柯分道扬镳,各自追杀一支骑兵,而后方到来的孙坚、孙策也分成了数队骑兵,尽可能扩大战果。

    李广纵马如飞,他不知道自己追击的一队辽国骑兵,统帅者正是辽国皇帝耶律阿保机……

    萧绰率领一队辽国骑兵走了另外一条路,后方追击的汉军武将却是小霸王孙策。

    “汉军还真是贪婪,如果他们集中兵力追杀两三路兵马,那么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但他们竟然分兵数路,同时追击……”

    萧绰发现扬州军至少分成了六七路骑兵。

    辽国的兵种几乎都是骑兵,辽军的优良战马对于扬州军显得格外宝贵,所以扬州军未尝没有打算趁着这次追杀,尽可能虏获更多的骑兵和战马的意思。

    楚天与花木兰追到扬州军和辽国军分兵处,从马蹄印可以判断,辽军分成了至少十支骑兵。

    “四面八方都是逃亡的骑兵,如果在中原有关隘的地方,辽军岂能逃走……”

    楚天与铜雀不同,他不缺少战马,也不缺少骑兵,为了保证安全,他没有将铁鹰斥候分开,而是集结兵力,向其中一路辽军撤退的方向追去。

    读文学 wosai3g.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网游之全民领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之全民领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之全民领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document.write("